夜幕下,两匹天马从云之都慢慢飞出,一匹高马,一匹矮马。他们飞得很慢,飞得很稳,向着一个未知的方向飞去。

矮个子马说:还有多远?

高个子马说:再飞半个小时就到了。

矮个子马说:这么近了吗……

说着,慢慢放低了飞行的速度。

高个子马说:以你这速度,再飞三天都到不了。

矮个子马说:啊,对不起……


一片巨大的云彩挡住了月亮,整个天空变成了漆黑的世界。在这漆黑的世界,两匹漆黑的天马,在向着一个漆黑的方向飞去。

矮个子马说:组织的这个决定…是正确的吗?

高个子马说:传送过去的马没有一点儿消息,不知道情况怎么样。我们需要和他们取得联系,我们需要情报。

矮个子马说:我们,非得这么做吗?

高个子马说:没错。根据我们在“入侵者”内部的间谍传来的情报显示,似乎存在着一种叫做叙事层的东西,我们传送过去的马与我们处于不同的叙事层,所以我们无法和他们取得联系。不同的叙事层之间会相互碰撞,事实上“入侵者”的存在正是叙事层碰撞的产物,而我们传送过去的马这是进入了“入侵者”原来的叙事层。不过幸运的是,我们的研究部门已经掌握了这种叙事层碰撞的规律,在下次碰撞时我们只要抓住时机就可以在两个世界进行联系。

矮个子马说:这个结论是正确的吗?万一是“入侵者”故意放出来迷惑我们的呢?

高个子马说:不排除这个可能,但我们必须冒这个险。

矮个子马说:去了,还能回来吗?

高个子马说:不知道。连接两个叙事层的物质通道只有水晶魔镜,所以我们要找到在另一个叙事层中水晶魔镜开放时所处的位置。但据情报来看,另一个叙事层的“入侵者”已经将其严密的保护了起来,所以…我想,即使要回来也还是要达成原来的目标:在他们的世界消灭他们!

一阵寒风吹过,好冷!


慢慢的,云层开始散去。

矮个子马说:我们对那个世界一无所知…我们传送过去的兄弟还活着吗?

高个子马说:不知道。但不管怎样我们也必须这么做。

矮个子马说:是吗…

高个子马说:我们无路可退!我们一如既往!

淡淡的星光照耀在两马身上。

矮个子马说:你今天话好多,你以前不爱说话的。

高个子马说:你今天话好少,你以前可是个大话唠。

矮个子马笑了,高个子马也笑了。

云层散薄,月光慢慢照下来。

高个子马说:可能是因为以后…没机会和你说话了吧。

矮个子马没有说话。

云层散尽,满月的光倾泻下来,照耀着一朵巨大的彩虹色云彩发出美丽的颜光,两马停了下来。

高个子马说:是时候离别了。

矮个子马说:是时候了。

两马转身,面面相向。

高个子马说:再见!SOWN!

矮个子马说:再见!WIND!

WIND:为了公主,为了Rainbow,为了小马国!

SOWN:为了公主!为了Rainbow!为了,小马国!


日出东方,彩艳的朝霞照耀着美丽的彩云,在这朵云彩面前,一匹天马肃静地悬停在旁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