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之都夜话


“嗯……?”云宝黛西从昏迷之中渐渐苏醒,映入眼帘的,还是一片黑暗,只是影影幢幢地看到有几个或红或绿的光点阴阴地闪烁着。头很痛,一片混乱的脑海之中不断闪过先前的画面:萍琪的茫然、烈火中的谷仓、小蝶的绝望,瑞瑞的哀求,暮光的努力,以及塞拉斯蒂亚公主眼中的冷漠无情……

“综上所述,本庭现判决,被告,云宝黛西,忠诚元素,犯一级谋杀罪成立,证据确凿,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!”

在这之后,发生了什么?只记得一道强光伴着剧痛袭来,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这……又是一场梦吗?黛西咬了咬舌头,很痛。却又突然想起先前那些噩梦之中挥之不去的痛——疼痛,绝不是从梦魇之中脱离的不二法宝。

一丝绝望感涌上心头,自己,是死了吗?记得小时候,听年长的马说起过,那些犯了重罪的马死后,会下地狱受尽折磨。杀了朋友的自己,也会这样吗?

泪水不住地从眼眶涌出,淌进嘴里,咸咸的。黛西试着想要站起来,却觉得四蹄软绵绵的,使不上力气。

“你醒了,云宝黛西小姐。”一个略显低沉的男音说道。伴着一声清脆的开关接通的声音,鹅黄色的灯光洒满了房间,黛西这才看出来,自己在一个类似办公室一样的地方,趴在一张床上。那个声音的来源,则是一匹正立在不远处的书桌前凝视着自己的蓝色皮毛的天马。

黛西环顾四周,办公室不算太大,也不算太小,陈设不过一张床、一张书桌、一把椅子、一个书柜而已,书桌上,一台显示器放着幽幽的蓝光。床对面是一扇铁门,上面用白漆画着一个奇怪的标志:两个同心圆,外圈多了三个矩形的突起,内圈上,三个箭头指向圆心,门边有一个密码锁似的东西。黛西别过头去,床边的窗外,映射着华灯初上的云之都,可是这个视角却又颇有些陌生。

黛西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却发现那些深深的伤痕竟然不翼而飞了,连翅膀的肌肉和羽毛都已经长好。

“我……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黛西不解,自己是昏迷了很久吗?

“按照一般的理解,你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被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咒语夺去了生命。”那匹天马透过映着米黄色灯光的圆框眼镜凝视着黛西,“只是,上层叙事还不想让你死。”

“这里是……哪里?”那天马的话弄得黛西一头雾水,她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云理工。”那匹雄性天马答道。

云理工,也就是国立云之都理工大学,对于黛西而言,算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地方了,她只知道这里学风严谨,校规严格,至于别的,也就一无所知了。

“当然,严格来说,你现在在Site-EQ-25”那天马笑了笑,“隶属于SCP基金会小马国分部。”

“S……CP……基金会?”黛西不解,在她的印象里,从没听马提起过有这么个组织。

“其实我们的工作和你们——也就是谐律元素的持有者——的职责有些重合,都是迎接世界的黑暗面。不同之处在于,我们工作在暗处,你们的职责则在阳光之下。”那匹天马顿了顿,说道,“如果说得自大点,我们面对真正的黑暗。我是Site-EQ-25主管,Picsell Dois博士。”

“但是……我到底是……死了?还是没死?”

“从生物学上,你已经死了。”博士顿了顿,“但是从叙事上来说,你还没死。”

“叙事?”

“我们这个世界,是上层叙事创造出来的。我们有下层叙事,我们之上有上层叙事,直到目前,上层叙事对于对于我们这一层有完全的掌控权。举个例子吧,对于我们而言,《天马无畏》1创造的世界是下层叙事;那么假如你就是书中的无畏呢?那么我们就是上层叙事。一般情况下,上层叙事掌控着下层叙事,如果你是下层,我把你演绎成什么样,你就是什么样。”

“所以说……您口中的上层叙事……不想让我死?”

“也不是,你会死,他们愿意看你死,但是,他们给你安排了一个临时的躯壳,让你和我见一面。”

“可是……为什么?”

“这是他们的事情,和我们无关。”博士想了想,“设想一下,如果你在写小说,还不是喜欢任着你的性子来发展剧情吗?”

“我……不想死……”黛西抽了抽鼻子。

“他们想要你死,仅此而已。”博士缓步上前,抚摩着黛西的鬃毛,“不过他们希望我能在你死前给你些温暖,大概是觉得让你孤独地死在那个山洞里太凄惨了。”

黛西拭了拭眼角的泪水:“为什么……我要遭这般罪……那些噩梦……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

她说不下去了。

“噩梦的来源,是那本叫《纸杯蛋糕》的书2,你把它看完了,是吗?”博士问道。

“一本书而已……再说了,按照您的说法,这不是什么……下层?”

“确实是,但是这本书是异常,它带着一种被称为‘模因’的东西,改变了你的潜意识对世界的感知,进而导致了那些噩梦。”

“模因?是哪种魔法吗?”

“不是,模因就是模因,不是那些给你洗脑的魔法——不过某些魔法确实含有模因的成分来增幅其力量,但是不是全部,魔法的作用机理和模因不同。”

黛西摇了摇头,她还是没弄明白这一切,只是大致懂了些许。

困意突然袭来,世界渐渐糊成了一团,黛西努力想要保持清醒,却只是徒劳。

坠入黑暗前,她听到博士说了一声:

“他们觉得你该上路了……至于会去哪里……听他们的吧,应该是同一级的某个叙事。别了,黛西小姐。”

办公室里,只剩下Picsell Dois博士,凝视着那张空空的小床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“事故SCP-EQ-020-ACD-1后续报告(叙事线):在所有遇难者中,除Rainbow Dash外,所有叙事线已终结,Rainbow Dash之叙事线被上层叙事扭转到另一叙事层,正在对该叙事层进行调查。”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