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幻型灵女王
评分: +3+x

邪茧女王猛地睁开眼睛。

她大喘着气,之前与索拉克斯战斗时留下的旧伤还未恢复,浑身上下的肌肉都觉得酸痛。

卧室里很黑,原本用于室内照明的荧光囊已经破损、里面的内容物落到了地上。邪茧女王施放了一个照明法术——不过她发出的是紫外线,这可以让视野对于幻型灵来说亮如白昼,却不会使自己在其他生物面前暴露位置。

让她如此警觉的,是床边不寻常的东西……

一根羽毛。

“卫兵!”她在蜂巢思维中喊道。

没有回应。

“所有后备卫队成员到岗!紧急状态!”她又喊道。没有回应。她想起来,自己在与索拉克斯的战斗中受伤昏迷,现在看来,可能伤到了犁鼻器。没有蜂巢思维不是什么大问题。邪茧在卧室附近留下了信息素,任何幻型灵闻到了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那帮玩忽职守的懒虫!待会给我滚去挖洞,挖2天再回来吃饭!”

她走出卧室,看到了守门的卫兵——已经死了,组织液溅的到处都是。

对,信息素。幻型灵从伤口中渗出的组织液本身就是一种信息素,是那种信息素让邪茧惊醒的。

整座巢穴都静的出奇。如果真的有入侵者,那么首先要保护的应该是孵化室。这座新巢穴建立起来还不到一个月,孵化室远远不及之前的那个庞大、宏伟。
焦糊味。

邪茧把紫外线打上去,但是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——只剩下被烧的焦黑的钙质墙壁。

她的孩子们。

“是谁?”她大吼,吼声中被附着了魔力,在整个巢穴中回响,“出来!”

但是什么也没有。她放出生命探测术——

在背后,天马。

一道精准的魔法激光之后,那匹天马已经少了一只翅膀了。

“告诉我,你们小马对我的孩子们做了什么,也许我可以考虑给你来个痛快。”

其实,刚刚那一击之后,邪茧已经明显地感觉体力不支了。巢穴刚刚建立,近期一直都是用她在小马国流量时收集的爱意能量。

等等,魔法波动。

还有!

邪茧女王当即向魔法波动的方向施放激光攻击,但是那匹小马——也是一匹天马——在翅膀上有抗魔护甲片,现在正用一只翅膀挡着激光缓缓前进。

傻瓜,小马国的抗魔护甲是用幻型石制成的。字面意义上的班门弄斧。

邪茧女王改用爱意能量进行攻击,同样是光束,只是能量来源不同而已。

她突然感觉眼前一黑。糟了,爱意不足了。


邪茧女王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。卧室里幻型灵血液的味道已经消失了,顶上有淡淡的荧光,邪茧一看,荧光囊已经恢复了原状。两只幻型灵正在床边等她醒来。她记起来,他们是阿尤卜和卡迪,平时是负责看守巢穴大门的。

“女王!您醒了!”卡迪说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她问。

“一伙小马袭击了巢穴,其中天马居多,他们似乎有能够干扰蜂群思维的法术或者技术。”阿尤卜说。

“是我们轻敌了,请女王赐罪。”卡迪说。

“所有的功过奖惩等巢穴恢复元气之后再说,”邪茧意识到躺在床上对下级说话有损形象,但是现在她仍然感觉四肢十分乏力,“现在那些小马怎么样了?”

“报告女王,您在巢穴内施放的爱意爆发……”卡迪瞥了一眼阿尤卜。

“把我们看饿了。”阿尤卜说,“如果不是因为这个,我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蜂群思维安静得不正常。”

卡迪接着说:“等我们赶到时,小马们已经全部逃跑了,我们在清扫巢穴时发现了至少10具尸体。”

“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先储备爱意。”邪茧说,“这个巢穴已经不安全了,我会去之前找到的山洞躲避一阵子,通知巢穴里所有有空闲的幻型灵潜入周围小马文明收集爱意。”

蜂巢思维似乎仍然不起作用,她只能用传统的方式传达命令。

“遵命,女王。”阿尤卜说完,两只幻型灵便离开了。
接下来又会是一段苦日子——邪茧女王心想。一阵倦意袭来。不,那些小马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的——即使他们回来了,现在幻型灵的哨兵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把戏,没有什么问题的。要有精神才能赶路嘛。

恍惚间,她看见地上有一根羽毛。


彩虹解放者基地。

地下室里响着医疗仪器古井无波的声音,迪茜——彩虹解放者此次行动的现场指挥,在走下地下室的时候皱了皱眉头。

“就不能把声音关掉吗?”迪茜问。

艾博,一匹戴着眼睛的研究员天马,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跟迪茜解释:“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很稳定,毕竟这项技术还不是很成熟,并没有先例。如果过几天,没有什么问题,我们甚至都不需要小马在这里值班。”

房间里的电线、管道最终都汇聚到中央的一个方形的容器之中。容器相当大,足以4、5匹小马舒舒服服地躺进去。容器的一面是用于观察的加固玻璃,可以看到里面储存的东西——

头顶骨已经被移除的邪茧女王。

“另外,有一点我很好奇,你们是怎么做到在入侵的时候不触发蜂群思维的警报的?”艾博问。

“简单,同时杀死所有幻型灵就行了。”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